年轮网络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址  
回年轮网络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址首页

评论:

 

2019年2月20日

晴朗

星期 三

心中那片海-1云七·毗舍b    作者/蟾宫客
40分钟后,俩人终于下来了,你没看错,绝对有40分钟以上,小谦正在为遭遇到被放鸽子的邂逅而沮丧呢。从他们出现在楼梯的那一刻,我们就一直注视着他们,依菲换了套低领修身的休闲服,非常修身那种,把头发扎了个中马尾,双手插在上衣兜,低头专心看台阶下楼,真替她担心她的胸脯挡住看台阶的视线。另外一个女孩跟在后边,也是休闲服,圆领,不过没依菲那么修身,朦胧中也透着完美的S曲线,今晚头发没扎马尾,而是披在肩上,可能是刚冲完凉的原因,还是戴那个薄边近视镜,两个人都没化妆,但显然刚梳洗过。这两个活脱脱大美女啊,难道此次云南之行,真的遭遇传说中的“艳遇”了?那种只能发生在书里的故事出现在眼前了?那是不是等下酒吧一顿狂嗨,嗨翻后各自扛一个……呃……不好意思,思想有点跑偏啦。

“我来介绍一下吧。”走到近前依菲先开口。
“我姐们儿,婉茹。”两个姑娘对视一眼,依菲的儿化音说的其实没那么标准。
“刘小谦。”小谦边说边伸过手去,好像是在见客户,弄得我都想笑场。
“华哥。”小谦知道我没艳遇的经验,干脆一并“自我介绍”了。
“我们住三楼。”小谦你这开场白哪像艳遇老司机啊。
“出门不远有个清吧,我们去那边坐吧。”担心越整越尴尬,我赶紧建议。
两个姑娘并没反对,我们就此出门。

小谦心里肯定一万个“丢你个扑街”,下午他都踩好点了,出门右转两百米再左转就是酒吧街,准备晚上去撩妹的。怎么我偏偏选了个毫无激情的清吧,那直接说去酒吧会不会目的性太强了谦儿哥,我暗暗给他传递脑电波,不知道他能不能feel到。

“时光的印记”很有文艺范的店名,清吧人并不多,我们找了个角落里安静的方桌坐下,我跟小谦坐一边,依菲坐我对面。各点了一杯酒水。

“你们过来旅游的吗?”小谦先开口。
“算是吧”依菲看着我回答。
“在大理,咱们也住同一个客栈。”小谦开始话多了。
“你们也住‘风之恋’?”婉茹表情有点惊讶。
“‘风之恋’?我们住‘云七’啊!”小谦也满脸懵逼了。
“噢,原来这样啊,昨天我们去‘云七’喝下午茶。”依菲依然看着我回答。
“难怪早上你说你见过我们”婉茹恍然大悟。也证实了在高速口我们并没有说谎。
“缘分啊……”小谦一个广东人,模仿范伟的口气还真有点猥琐,还作势要再过去握手。
“……”俩姑娘相视抿嘴一笑。

依菲和婉茹都是从深圳回来,之所以是回来,因为他们都是云南人,婉茹曲靖人,依菲就是丽江本地人,而且还是纳西族。婉茹是深圳一家房企的成本部经理。依菲说她经常换工作,不过也都是一些文职类的,这次过年婉茹跟依菲来丽江玩,所以依菲也不回自己家过年了,就带着婉茹四处逛。

都是珠三角过来的,话题自然一下就打开了,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给我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小谦也时不时的插句话调侃一下。我就一直默默看着她们热情洋溢的聊天,基本不做声,逐渐气氛就越来越和谐了,依菲的性格和外表其实不太相符,她外表打扮比较火辣,实际性格却稍显腼腆。婉茹始终文文静静,不温不火,什么话题都能聊得来。言语中透着几分北上广深常见的典型商务人士范儿。

“你们最近几天什么计划。”小谦又开始发问。
“我们啊,准备去香格里拉玩,准备初一返程回深圳,一来票不会那么难买,再者人应该也不会多。”婉茹整理了一下头发,轻轻的这样说。
“这么巧,我们也是初一回去。你们可以搭我们的车啊。”小谦边说边用膝盖轻轻的撞我,应该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你们去珠海。我们去深圳,顺路么?”依菲盯盯的看着我问。
我看了下小谦,微笑没做声,反正我们是七人座。
“肯定顺路啊,华哥不回珠海,他要去梅州办事,所以我们的终点站可以统统在广州南站,之后各自坐高铁,你们去深圳,我回珠海,华哥继续开拔梅州。噢~”小谦的表情明显是觉得自己安排的很合理而洋洋得意,最后一个“噢”是噢给我的,大概意思就是我这么安排了,你有意见也闭嘴。
“那……一言为定。”依菲有点喜上眉梢。
“我们两个明天去香格里拉,然后大家初一早上在客栈院子里集合,好不?”不管我说不说话,依菲总是喜欢说完话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香格里拉我们也没去过,带上我们呗。”小谦又用膝盖撞我。
“是啊,反正在丽江我们也无处可去。”顺他一次吧。
“真的?”依菲用眼神征求婉茹的意见。
婉茹没吭声表示默许。

从丽江去香格里拉还没修好高速公路,要走近200公里山路,明天必须起早出发,所以确定好行程,互加微信后,不到10点钟,大家就回客栈了。

“哎,你觉得这俩女孩怎么样?”小谦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刮胡子。
“什么怎么样?”我放下手机,抓起桌上的矿泉水。
“唔好扮野啦,大佬”小谦探出头,脸上还有泡沫。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别装逼啦,兄弟。”
“你看我这满头白发,就算是‘怎么样’又能怎样。”我抓抓后脑勺,泡妞早就不适合我了。
“我跟你说啊,现在的女孩儿,就是喜欢你这种中年大叔,又有情感经历,又有经济基础,再有点幽默感。加上‘阅’女无数,‘功夫’了得。你对这种女孩的杀伤力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小谦手比枪状,开始他的歪理邪说。
“我一打工仔,有什么经济基础。”
“你有没有钱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他们觉得你有就行了。你看你啊,这身材,这打扮,这做派,这谈吐,说你身价百万都显得太低调了。要是在体制内,凭你这肚子,就绝对是被列为重点反腐对象。”小谦边摸索刮完的下把子上的胡茬边说。
“你看那个……那个……就那天戴红帽子那个……看你那眼神儿,整个就是……你们北方人怎么说来的……对了……叫‘迷妹儿’。”小谦一时想不起依菲的名字。
“你就扯淡吧你。”我颠起二郎腿,脑海中是晚上跟两个女孩聊天的场景。

其实,要是非让我选择一个,我倒是更喜欢婉茹那个类型的,皮肤白皙细腻,长发飘飘,长的很标致。性格文静不张扬,一看就是比较精干、独立那种女孩,只是言语间好像时不时的流露出她的为人比较现实。不过当今社会又有谁不现实呢。但愿她只是现实,不是拜金。至于依菲嘛,长相略逊婉茹一点点,但是火辣的身材和得体的着装完全弥补了这一点点劣势,只是我不喜欢太辣眼睛的,小谦喜欢。

“你有没有留意婉茹的手袋。”小谦郑重其事的凑过来。
“休闲包啊,干嘛”我一脸疑惑。
“GUCCI……”小谦故意扬扬下巴,发“吃”的尾音又拉的长长的。
“那个年纪拿这种包,不是亲爹买的就是干爹送的,你觉得她像富二代?”小谦表情转为不屑,尾音往上挑的夸张。

的确,富二代有富二代的气质,这个是胎带的,普通人模仿不来。所以马云家A货横行。“奢侈品”在大街上也就随处可见了。

“虚荣之心人皆有之,拜金观念也是改革开放的必然产物。但是不管社会如何发展,男人和女人之间永远都保持着某种微妙的供需关系,但是这种供需是非平衡的,而且严重违背了市场经济的概论,属于是买方市场,有钱的男人可以任意选择自己喜欢的女人,并且想方设法攻城略地,成功率还出奇的高,姿色欠佳的女人只能默默的被人选择,要不然就去捡其他人挑剩下的‘歪瓜裂枣’,忠贞变得一文不值。”小谦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你那意思女人都犯贱?”我反驳。
“你这么说也不确切,人人都犯贱,没有面包也能甜蜜的爱情,是双方都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亦或者说受到了干扰但是双方都隐藏的很深。”
“扯淡!”我丢过去一句。
“那你倒说说看,下午那俩女孩儿,都是属于什么样的人?”我三观很正,所以赶紧转移他的话题重心。
“这个嘛,我说你看对不对啊。先说依菲,那天下午我们在大理第一次见到她,你还记得她怎样么?”
“……”我没接话,示意他赶紧说。
“她穿一条超级鲜亮的橘色连衣裙配白色小衫,今晚又扎了个中马尾,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的自信,你再回忆她的姿势,双腿并拢高高的踩在台阶上,表现出了她的张扬和文雅,她在用肢体语言告诉你,欢迎来撩,但老娘不是那种轻易上钩的女人……”
“你这都知道?”我弹了一下烟灰,继续听。
“装逼的女人翘二郎腿,风骚的女人劈大叉。”
“哈哈哈……”我们都笑了。
“依菲这种类型的女孩,表面是张扬的,内心是狂野的,表达是含蓄的,每天她身边绝对围着一大堆‘苍蝇’,但真正能得逞的却是寥寥无几,她挺适合你,事业成功的闷骚大叔,小火慢炖……”
“滚……”我熄灭了烟头,拿起手机,懒得听他瞎掰了。
“你听我接着说啊”小谦摆摆手,明显是行兴致上来了。

就在这时,我手机响了,来了一条微信。
“华哥”就俩字,依菲发的。

“再说婉茹啊,今晚穿的宽松外套,披着头发,说明她不愿意把自己优秀的一面展示出来,你看她,虽然没有依菲高,但是长相明显优于依菲,身材也不见得差到哪去,看她的谈吐,见识,她绝对不是对自己没信心那种人,只是由于刚开始依菲的带路,她自己降低了戒备心理,对我们也没有了在高速口时候那种敌视,但是我们两个都没入她的眼,至少我没有,你嘛,可能也不行,她衡量人的标准应该先从外表开始的,看你穿什么牌子,怎么搭配,从谈吐见识再深挖社会地位,至于长相,年龄应该都不是她择偶的重要指标……”

“择偶都整出来了,什么年代了。”我边听小谦胡侃边给依菲回信息
“在,还没睡?”

“那怎么说,择炮标准?”小谦又是一脸坏笑。
“哈哈哈。”我也笑了。
“今晚你朋友真能聊。”原以为依菲发信息要跟我确认明天的行程,没想到来这么一句。
“他嘴碎,别搭理他。”
“你到底还听不听我说啦。”小谦看我专心玩手机了,他也失去耐心,准备冲凉去了。

“你去过香格里拉么?”依菲这么问,看来这微信一时半会儿聊不完了。

我打开她的朋友圈,随便看看,依菲几乎每天都发朋友圈,也很会拍照,且大多数都是自拍,穿衣服也搭配的很好,要不仔细看还以为一天一套衣服,从不重复呢。再打开婉茹的看一下朋友圈,设置的“三天可见”。最近的只有一条,她和依菲在洱海边的自拍,背后的蓝色的洱海和远处的苍山把她更显得小家碧玉了。这个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说了,早点睡,安”可能是看我太久没有回复,依菲发了这么一条信息手机就再也没了动静。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好像回复的有点慢了,想发条信息解释一下,想想还是算了。继续刷朋友圈。又刷到依菲,见她在2分钟前更新了一条,应该是在等我信息的时候发的,很短,没有配图,只有一句话,“期待明天的香格里拉之行。”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快乐前行   时间:2019/2/20 14:50:33
内容: 几件没看书 发现长篇小说也看不进去了 主意是没耐心了

   

来自:晓枫残月   时间:2019/2/20 15:30:36
内容: 有微小说的感觉

   

来自:蟾宫客   时间:2019/2/20 18:57:55
内容: 今年春节的神奇经历,嘻嘻嘻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蟾宫客笔记》
 
   2019年2月20日:心中那片海-2香格里拉a
   2019年2月20日:心中那片海-1云七·毗舍b
   2019年2月19日:心中那片海-1云七·毗舍a
   2019年1月24日:无题
   2019年1月7日:夫哀莫大于心死
   2018年12月7日:漂洋过海来看你2白云机场
   2018年12月6日:漂洋过海来看你1远方的心
   2018年12月3日:渣男笔记,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