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任你博搏彩公司:《淡水河边的烟火》

评论:4  

2020年2月18日

晴朗

星期 二

收养?
作者/淡淡山茶
下楼晒被子,又遇到那只粘人的白色猫咪。
晒完被子,我返回家里,拿了几块鸡肉,用纸巾包着,喂给它吃,对面楼的一个小媳妇,也拿了点狗粮过来喂它。小白表现得有点异常,它吃东西显得有些困难,很慢,并且特别挑剔,它不吃狗粮,不时地甩头,还用前爪抓挠自己的嘴巴。我凑近一看,发现它的嘴里卡着一块骨头,吞不进,也吐不出来!“啊,它卡住骨头了,一定很难受,它的主人呢?”我问小媳妇。“我认识它原来的主人,是二手车行的老板,我发个微信问下。”小媳妇说。“过年前它的主人回农村了,它的主人已经不要它了。”

我拍了小猫的视频,发到业主群里,希望它原来的主人能够看到。
没有任何原来主人的信息,倒是有其他热心的邻居,发给了我宠物医院的电话号码和地址。我有点犹豫,我养过的唯一一种小宠物就是仓鼠,对于小猫啊、小狗啊什么的,我没有任何经验,我也不敢触碰它们。
此刻内心限入了交战:如果没有人管它,这只猫咪无法正常进食,接下来就是喉咙发炎,甚至死亡,管它的话,我真心没有做好养猫的准备。怎么办呢?小猫发出“喵,喵”的叫声,好像在撒娇,住在二楼的小女孩叶锦湘也下楼来看它,小女孩胆子贼大,抱起它,撸它的毛,小猫非常温顺,但小女孩立刻被她的爸爸厉声呵斥回家了。

我也返回家,把小猫喉咙卡住骨头的事情,汇报给了汐和N,N不怎么感兴趣,依旧坐在电脑前写他的论文,但汐跳了起来:“管它,管它,一定要管它!”“小动物挺可怜。”汐外婆也说。我想了想,拨通了宠物医院的电话,我担心宠物医院没有营业。很幸运,医生接听了电话,告诉我他正在值班,可以带小猫过去。在医生的指导下,我准备了一个米袋,从厨房拿了橡胶手套,从冰箱里拿了一条小鱼干,下楼了。

小白猫还在那儿蹲着,我“喵喵”地唤它两声,把手里的鱼干朝它晃了晃,然后放进米袋的底部,温顺可爱的小猫径直走进了袋子里,我把它搭在外面的那条后腿迅速塞进袋子,立刻握紧袋口,没费什么周折,我就抓住了这个小家伙。天知道我有多么紧张,我怕它在袋子里疯狂挣扎冲撞,我怕它咬或抓伤我的手。我赶紧打电话给N,让他下楼来开车,好在N给力,二话不说拎着钥匙下楼来了。

N在前面开车,我和汐坐在后排,袋子里的小猫开始焦躁,不停地挣扎叫唤,我一边安抚它,一边更紧地握住袋口,手心里面全是汗。好在宠物医院不远,几分钟就到了。医生看了看它,说:“的确卡了骨头,从嘴里都能看见。猫的咬合比狗狗更有力,不能在它清醒的状态下,直接取骨头,必须先麻醉,然后再取。”“麻醉、取物加术后消炎,一共要多少钱?”我问医生,“几百块吧,还要看骨头卡在什么位置,如果卡得太深,食管或软组织受伤,手术就困难一些,而且要有后续的观察和治疗。”我看了看N,N翻了个白眼:“我上缴了工资,卡里就几百块钱,别看我!”我看了看汐,汐非常坚定:“一定要管它,我用我的压岁钱承担一半医药费!”

“给它取出来吧,医生,麻烦您。”我说。
“和人一样,麻醉有一定的风险,大部分小猫都不会对麻药过敏,但不排除极小部分的猫会对麻醉过敏,后者会醒不来,永远地睡过去。我必须要告诉你们这些。”“取吧,我相信它能挺得住。”

称体重,2.8KG,目测比前两天到我家烤火时,瘦了一些。
医生让我抱着小猫的头部,给小猫打了术前针,小家伙多么勇敢坚强呀,打针的过程中,一声不吭,也没有半点要攻击人的意思。五分钟后,医生给它注射了麻醉剂,“这个有点痛的。”医生说,勇敢的小猫还是没有挣扎,也没有表现出攻击性,突然间,我开始心疼和喜欢上这只小猫了。打了麻醉的小猫,眼睛渐渐失去神采,身体开始变得绵软,它把胃里的东西,一一吐了出来。又过了一小会儿,医生拎着它的头,掰开它的嘴,开始用镊子取骨头,骨头卡得很紧,好在只卡在牙齿里,并没有伤及食管,一会儿就取出来了,小猫仅仅是嘴角受了点伤。“看,这骨头都变色了,应该卡住好几天了。”医生说。谢天谢地,没有卡得太深,取骨头的过程,也不算痛苦艰难。

“打了麻醉的小猫是特别怕冷的。”医生说,我想起自己剖腹产从手术台下来,冷得像风中的树叶的那种感觉。“那赶紧给它保暖吧,医生!”医生拿出一个装葡萄糖注射液的大纸盒,铺了一层防潮纸,把小猫放了进去,又找来一个矿泉水瓶,装了一瓶温水,放在小猫的胸前。“要给它盖点东西吗,医生?”“可以盖一点,但不要太厚,打了麻醉后,它的呼吸会变得缓慢,盖厚了会让它喘不过气。”医生又给它打了一剂消炎针,“一共三百一十元。”医生说,“看在你这么有爱心、带流浪猫来治疗的份上,我不赚你的钱,只收药品成本。”,我谢过医生,医生叮嘱我回家继续给小猫保暖,还告诉我说,小猫醒来后,最开始走路会踉跄,慢慢就好了,等它有精神了,给它喂点温水,有食欲了,给它喂点食物。谢过医生,给小猫带了两个罐头,汐又买了一根逗猫棒。“这是要养它吗?”医生问,我也不知道哇,我真的很惆怅,如果不是特殊时期假期延长,我都没有机会遇到它,以后开学了,我大约也是不能把它带到学校去的。如果没有长期养它的条件,就不能轻易做这个决定啊。“养猫很费钱的,猫是肉食动物,食量不比狗小。”医生又说。

加了医生微信,小心地抱着盒子,我们把猫咪带回家了。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衣柜门,找出汐不能穿的两件纯棉贴身衣服和一条裤子,给小猫垫上和盖上,接着吩咐汐拿两块钱去楼下小卖部买了一瓶怡宝矿泉水,倒掉里面的水,到洗手间装上温水,塞进小猫睡觉的盒子里。

外婆在准备晚餐,我让外婆把今天买的那块鲜肉用水煮一下,留给猫咪吃。
晚餐是牛肉、猪肚、土鸡,还有新鲜的油麦菜,照例美味。

吃完饭,我和汐去看小猫,它眼睛睁着,一动不动。
我掀开盖着它的衣服,它的肚子轻微地起伏着,看起来,非常虚弱,一摸,猫爪凉凉的。我非常着急,拍视频、发微信给医生,询问小猫会不会是麻醉过敏了,或者是麻醉剂量大了。医生让我对着它的耳朵眼睛吹气,看有没有反应,我吹了,它反应很小。医生让我把小猫再带到他那里看看,我赶紧穿上外套,戴上口罩,抱着盒子出发了,汐紧随其后。

开车赶到诊所,医生接过我的盒子,放在地上,用力踢,医生又用力掐小猫的爪子,“会不会太粗暴了?”我有点心疼,医生却说:“制造刺激,叫醒它,就像做了手术的病人,身边的亲人要不停地叫他,让他恢复意识,一直睡着,就不太好。”医生又用棉签去刺激小猫的耳朵,小猫不舒服,终于动了几下。“动了动了!”汐叫起来,医生又摸了摸猫的爪子和身体,“能动,体温正常,不要太担心,回家后不时地像我这样刺激一下它,粗暴一点。”

回到家已经九点半了,到家门口的时候,盒子里有动静,小白扭动了几下,我和汐非常开心,放下盒子,继续刺激它,它终于慢慢地抬起头,懵懵懂懂地看了我们一眼,但还是无法将整个身体抬起来。

洗手,洗脸,写日记。外婆已经睡了,汐窝在沙发里和爸爸一起看电视。
十点半,日记还没有写完,听到有“喵喵”的叫声,我抬起头,看见一团白色的毛球,正慢慢地、踉踉跄跄地朝我走来,“汐汐快看,小猫醒了,它自己从盒子里爬出来了!”惊喜地奔过去,把小白抱起来。“让它走一会吧,走走更清醒。”汐汐说,我放下猫咪,去给它倒了点温水,它嗅了嗅,不喝,我开了猫罐头,拌了一点肉,拿给它,它依然没有胃口,不吃,只是慢慢地,踉踉跄跄地走到我们的地垫上趴着,它还是怕冷。我走到盒子旁,发现小猫尿失禁了,我给它换下防潮垫,上次家里换床,我留下的防潮垫刚好派上用场,用剪刀剪下一块,折叠起来放进盒子里,又将两个瓶子里的水倒出来,换了新的温水,在盒子里铺上汐的裤子,把小猫抱了进去,用汐的衣服盖在它的背上。

日记写到尾声,小白又从盒子里慢慢爬出来了,像个醉汉一样踉踉跄跄地走到沙发下,趴在N的拖鞋上。N抱起它,它就紧紧地抱着N的一只拖鞋。
我在烤火炉边放了防潮垫,接过N手里的猫咪,把它放在垫子上。
小白安心地趴在火炉边。

怎么弄呢?
先把它的伤养好,先养了它这个假期再说吧。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收藏此篇日记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来自:蓝鸽   时间:2020/2/19 0:04:38
内容: 收养收养~~哦天啊~~留下它吧,不然让它怎么办呢?

   

来自:亚当之歌   时间:2020/2/19 10:50:41
内容: 不错,小白两三天就好,活蹦乱跳,如果品性温柔,不攻击人,不乱叫,值得收养,祝好运

   

来自:山野散人   时间:2020/2/19 21:57:20
内容: 这段缘分,不浅呢...

   

来自:shirleyc   时间:2020/2/24 13:30:14
内容: 你好善良,又好有耐心,如果是我,肯定没你这么好。好人有好报!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作者近期日记 《淡水河边的烟火》
 
   2020年2月18日:收养?
   2020年2月17日:日常
   2020年2月5日:无题
   2020年2月1日:初八
   2020年1月15日:无题
   2020年1月7日:寒假前序
   2020年1月3日:期末炸毛
   2019年12月28日:疯狂的棋子

 

 
年轮网络任你博搏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