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网络任你博搏彩公司  
回年轮网络任你博搏彩公司首页

评论:

 

2020年4月12日

晴朗

星期 日

包工头日记3    作者/包工头日记
今天是2020.4.12  日   晴

上午去了趟工地,开了个会,工地依然无法全面开工,各分包单位可以少安排几个人进场做去年的衔接工作,这两天把人员报上去,必须严格按照流程进行筛查,然后给了一个流程表,看完流程表我换是决定再等等,先让工人在家等几天,反正我这部分活也不着急,于是和总包解释了一下,同意了,驱车回院里,闲着无事,干脆继续筹划我的建筑行业合作新模式“人工料机共享”

去年五月份开始就这个模式思考,探索,调查,今年打算落地实施,找了几个做软件的朋友帮我做了一下预算,居然最少需要800万才能开发完成并上线,于是我沉默了!
这些年的经历让我不敢在冒险了,虽然这是一个所有朋友和同行都看好的项目,更有朋友主动找我合作一起做,但我还是暂时拒绝了,在不能确保赚钱之前我不想借用任何朋友的资本来实现我自己的理想,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我欠一堆人情,人情债是最贵的!

于是我想了一下,干脆把我的模式用文字写出来,发布到百度文库去,每一篇我都收费而且定价高一些,目的:如果下载的人多,我能筹到一些钱,这是应得的,我问心无愧,同时也算是做了个市场调查,下载的人多说明认可的人多,就可以落地操作,如果下载的人少,那么就说明这个模式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我可以再重新考虑,万一,也许会有大财主看到会主动联系我能(请允许我梦一会儿)

下面是这个文章的引篇,如果年友们有从事工程行业的可以阅读一下下面这个引篇文章,只有同行才会引起共鸣,顺便帮我提点建议,这个引篇算是一个拙劣的营销文吧,没写过,就是乱编的。






关于建筑施工行业未来如何发展,中小型规模包工头该何去何从,我曾经写过一篇“工程行业合作新模式”接下来我将以分篇,分模块的形式逐一论述,如果有兴趣进一步了解或者合作的请关注接下来陆续上传的文章,当然想看完整章节的是需要付费的(因为打字很费饭,思考很费脑)如果把这些完整的记录保存加以落地实施这也许是一个改写建筑施工合作新的商业模式,当然,我已在筹备落地了。

先来谈谈第一个问题:(这是我另一篇文章:“工程行业合作新模式”中的截图,有兴趣了解的请关注我以前的文章)

我们就按截图中的文字顺序逐一论述吧:
60后,70后这两代人曾经是建筑业的主力军,随着年龄的增长60后逐渐解甲归田抱孙养老去了,70后虽然还在工地上打拼但大多已经从当初的体力工作者转变为管理人员或技术指导人员了,所以当前工地上主力军多以80,90后为主,而这两代人承着父辈多年的积累,成长环境,教育程度,经济条件有了较大改变,所以,他们的思维,认知以及所谓的三观已经和60,70后有着较大的不同,虽然传统的“养家糊口,光宗耀祖”观念在这两代人心中依然有着较重的沉淀,但新时代的一些观念也在他们心中形成了萌芽,比如:“享受生活,八小时工作制等”所以单纯的依靠工资已经无法让这一代人忠诚于企业,大多数从事过承包项目的管理者都有这样的感悟:现在工人太难养了,工资底了不干,干活累了不干,八小时之外超过一分钟都得按加班计算,工资结算不及时也不干,老板脸色不好看也不干.......总之现在老板在工人面前已经没了昔日的“大爷范”现在妥妥的“孙子”别问我为什么感触这么深,因为我就是包工头!

接下来我们再谈谈接活的现状:
就拿弱电来说,2010年之前弱电相对建筑施工行业来说还算是个“技术活”随着建筑智能化系统需求的增加,从事这一领域的人员也迅速分化,工地干上两年,知道什么叫网线,什么叫模块,什么叫配线架,什么叫光缆.......就觉得弱电工程也不过如此嘛,没啥复杂的,我干嘛还在这里挣工资!于是一支小队伍分化出来了

画个简单的分化图吧,这样也许更直观一些
















 九十年代弱电活少,价高,工人稳定,那时相对好做,2000年左右开始出现分化







2000年左右分化出来这一批包工头基本都是具有实战经验的,这一批人大多是70后,这一批人是经过多个工地磨炼的,就算理论知识不强,但十几个弱电子系统基本都实操过(那时弱电子系统没有现在这么多)所以2000年左右分化出来的包工头以及所带工人都是可以信赖的,2000年后,尤其2010年之后犹如细胞分化一般,基本每个工人干上两年甚至一年就开始挖老板墙角,然后出来另立山头,这种过于高估自己能力的人拉起队伍不久就会因为项目不凑手,垫资,回款不及时等各种原因最后只得解散自己的小队伍,继而衍生了弱电市场的另一职业:零工

经过多年的分化,演变现在弱电行业(窥一斑而知全豹,其它行业也是这样的规则在演变)变成了施工队之间拼命压价,零工市场更是以超低价进行搅和,同时零工市场均以天或小时为单位收取工资,大多数用工单位都是在抢工期或者因别的原因急需用人的前提下去招揽零工进行临时性作业,于是工价高出包工头长期雇佣工人大约1.5倍以上,于是间接的又搅合了行业工资的提升,在当前这种总包压价,同行降价,零工低价,工人工资涨价....
近两年政府针对建筑行业欠薪,挂靠,转包,分包等问题进行更细化的规范措施,这些措施的相继出台规范了市场的同时也给以劳务派遣为主的单位增加不少成本。
包工头面临着巨大生存压力,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改行找不到出路,不改行看不到希望,就这样在纠结中,迷茫中,无奈中,焦虑中度过一年又一年,总想着改变可又总也找不到方向,就这样被岁月无情的推着混了一年又一年,每年年底账上都没钱!
怎么办?好办!请接着往下看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收藏此篇日记
给此篇日记加一个苹果
 
     

此篇日记网址:

朋友的E-mail:

   

内容:

贴图:

贴图预览(VIP会员专有贴图)
       
 
 
《包工头日记》
 
   2020年4月12日:包工头日记3    
   2020年4月11日:包工头日记2    
   2020年4月10日:包工头日记1    
   2020年4月9日:无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