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字数: 点击: 评论:
 
壹拾柒元五的心情之旅
[时间: 2013-1-16 22:08:00 | 作者: 翦水冰瞳 | 星期:星期三 | 天气: 晴朗]
 

 

 

以五折的价格花了十七块五,买了一本《11元的铁道旅行》。选择这本书,是因为起初父母有计划打算去一趟台湾,但东事儿西事儿一凑,却未能成行。在我选书的档口遇到这本11元的铁道台湾之旅,毫不犹豫地囊括而来。书的扉页介绍:在台湾,坐最慢的火车,在最短的区间里,最便宜的旅次,票价是11元。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一是想借鉴一下廉价之旅的经验之谈,二是想看一下书中有什么关于台湾经典的推荐和介绍,结果与我想象大相径庭。

 

一般性的关于旅游方面的书,大抵都是吃穿住行、景点、民俗、特色以及不排除有一些违心地消费推荐这种,至少是一场华丽的怂恿,让你恨不能即刻飞奔入怀,但是这本却不同。至少我花了三个小时读下来,全书虽未能撩拨起让我蠢蠢欲动一定要身临其境冲去台湾的欲望,也未能让我感受到台湾有多少旖旎风光和垂涎三尺的美味。全书以各个小火车站为圆心,以车站附近那些平实,掺杂的市井乡村城镇风景乡俗为半径,如一张星罗棋布的局,在一个个陌生的车站名字之间,穿梭着一个旅者不一样的情怀。或是一场相遇勾起的无边记忆,或是一方站台撩起的昨日寂寞,或是一旅沿途描绘出的写意风景,或是一场风味碰撞出的些许怀念……而这一切,在每一个钟爱旅游的人的身后,谁能不品砸出那么一点大同小异的感同身受?所以对于这本书,至于带给我多少关于台湾的认知,似乎真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再一次勾起了我对旅游的钟爱,和一些心情里的意念。或许我始终感谢阅读的根本也基于此,凡事虽不可也无需历历途径,但是阅读却可让人酣畅淋漓去回味、去遐想,不谓是一场萧索亦或盛开,不管是一股清音还是一阕华章,那份弥留的韵律和任意的感怀都是一场经久耐寻的余味。

 

读至书中几个小站,颇有感触,随笔记来。

 

【平溪站——君雅小妹妹的小镇】

“电视广告里,村子的广播器大声放送着:‘君雅小妹妹,你家的泡面已经煮好了,你阿嬷限你一分钟以内赶回去呀……’作者以这样广告片里的镜头拉开本书的第一站,沿着无法考证的君雅其人的真实性,沿着设想她走过的街路,作者假设这君雅放学归来的这一路小径,一一介绍沿途的商铺、人情和平溪线的安恬宁静。

这一场景没让我想到什么旅游胜地,却是让我想到那一年我故地重游童年老街的场景。一路狭长的小主道,两旁是四通八达像蜈蚣脚一样的北方经典胡同,随着放学铃声那种愉悦的敲响,一群孩子信马由缰般撒泼于整个街路。

那年我们就跟君雅小妹妹一样,听话的孩子背着书包回家写着作业,像我们淘气一些的都是把书包堆在街路一旁如山若包置之不理,拿着那点拮据地零用钱,每天筹划着吃不同廉价的“美味”,两角钱的“玻璃牛”?五分钱的灯笼果?2分钱的软皮糖?一分钱的汽水糖?就着风,灌着屁,流着口水,抹着鼻涕……直到炊烟四起,街上倏地多了好多妈妈一遍遍唤儿回家吃饭的喊声,大家才依依不舍各自散去。

当时有这么一路的孩子作为老街的风景,想必没人羡慕过也没人留恋过,但是看到今天一个个宅在家里的孩子突然我都开始羡慕那年一路疯野的孩子。

 

【十分站——幸福车站在哪里】

这一站是一种假设、是一场虚设、而我相信更是一种存在。

在平溪线的旅行中,在十分站这个铁道故事馆的一角有个很醒目的一块牌匾,上写着“十分幸福”,而在平溪线的最后一站菁铜站的周遭,居然有块木牌也斗大的写着“菁铜——幸福”,但凡不熟悉这一路的都会陷入一场“幸福”的误解,以为在十分和菁铜之间还有一个车站是“幸福”。

或许很多人在车窗里张望着,找寻着,期待着……或许心里也明知就算这一站的存在也和其他车站并无差异,也势必是一块简素的站牌,方方正正写着“幸福站”而已,但是或许仅仅是因为亲自窥见这份文字就有一种通透的暖。

幸福,或许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叩问的定义,而答案我相信百人千般样。而单单对于一场旅行的幸福是什么?我时常听过太多人的抱怨,就像很多年前,似乎就都有一种口号唱着每个人的纠结“我有钱的时候没时间,有时间的时候又没钱”,但是对于这场时间和金钱里的纠结,觉得就像一袭虚掩的透视装中真假难辨的乳沟一样,只要肯挤,总是会有的!只要产得出心境,和行走的果断,一切又都会来得那么顺其自然。

我不是一个可以生活很自由的人,也不是一个富裕家庭的阔绰消费者,但是对于我钟爱的旅行 ,我相信对于每个人都可以。放缓所有的节奏,接受异地他乡的一场随缘而遇、随遇而安的淳朴,无关风景的迷惑只为一场无所事事漫无目的的行走。也许在别人眼里是一场不可理喻的无聊,但只要自己沉浸在一场轻飘飘、慢悠悠、晃荡荡的自由自在里,谁能有权阻止这种自我满足的快意?旅行其实很朴素也很简约,隐约侵袭着一股浪漫,又裹挟一点点那些平日的忙碌里不忍呼吸的怀旧,自得其乐般在沿途又可细腻又可豁达般捕获诸多,发散所有极致非常态心绪,夫复何求?于此,就是一场幸福的邂逅。

 

【集集线——高中女生的旅行】

这一站是笔者路遇一群出来散心的女高中生,一路雀雀喳喳,去路和归程都不约而同相遇。回来的时候,笔者问及这群孩子都游览什么?孩子们不以为言地说,“没什么,我们就是一起骑骑自行车。”最后,那抹青春的快乐搞笑的表情定格在笔者单反相机的画面里。

笔者在文字里浅显地流露着,对于这群孩子一场异地仅仅是一场脚踏车的巡游表示些许的遗憾,有些旅行真的无关沿途,而就是一场奢侈的心情里的苟合!

旅行,偶尔是风景的震慑,偶尔是同行之人彼此舒怡的默契。

看着书中那群女高中生的照片,不免让我想起10年暑期和燕子还有花一起在宽窄巷里搞笑的下午。一个下午,也许对于异地人在一个钟爱的城市里,只选择静坐看似一种奢侈,我们却徜徉其中,一壶竹叶青,三个老女人,外带一个读研的拎包小兄弟。我们团坐在在成都宽窄巷露天的茶座里,没有那么多的高谈阔论,也没有曾经的儿女情长,更没有琐碎的家长里短……我们乐此不疲自导自演地耍着各种搞怪的神情,让举着相机的小兄弟总是先于快门笑喷,更是引来庞杂目光无数……那个下午我们惬意地度过,那份时光我们温柔地享受……

旅者的情怀,其实是一种难以揣度的描述,实在是一场因地制宜。因情而变的玄幻之旅。我相信,旅行是一场迎合,是风景迎合心情,还是心情去迎合境遇,这便是周瑜和黄盖之间不可言说也无需言说的秘密。

 

【三貂岭站——全世界最贵重的孤独】

这一站的主角是一个让人感动的日本人。作者在问:“千禧年元月一日那天,你还记得自己在哪里吗?”也许一些日月因为你经历了不平常的举动,也便记忆犹新。千禧年的第一天,作者想要去买一张平溪线的硬纸火车票留作一种纪念,可是早早所有车票兜售一空,原来都被一个日本年轻人全部包揽,甚至半价票。当作者试图与他交流,亦或好奇为何这样的时候,那个日本年轻人说:“三貂岭青铜——就是疏离和苍茫,就是孤独和流浪,世界还有哪里能拥有这么巨大又便宜的荒凉和孤独!”

我虽然不知日本人说这番话是缘于“三貂岭青铜”这几个字的外译音,还是在日语里有疏离孤独之感,但是我却能体会出他那一刻的兴奋与分享。他把这样有纪念意义的车票,拿出几张,一一写好地址,小心翼翼地邮递出去,分享给在日本国内的亲人、朋友、爱人……我相信任何旅行中的苍茫与荒凉,最后都将融化在一种牵挂里。

记得我在丽江的时候,执意要等到买一些手绘的东巴文化衫,妈妈总是不很理解我浪费大把的时间在这里;而每到一个旅游境地,我总是喜欢兜兜转转找到邮局,为我买的明信片盖上一方戳记以示纪念,虽然除了投递给朋友的,自己从不舍得邮寄……其实仅仅因为喜爱,仅仅因为一场情愫,即便豆丁小物,都可研磨出异样心情,抽剥出盎然兴致,这便是在他乡与在故乡的区别。旅行里能带回的最贵重的礼物便是沉淀下来的记忆。

 

其实一场旅行之后,不在于你究竟耗费了多少物力,财力亦或企及了多少辽阔的经纬,而在于绵延旅途之后带给心灵的余震有多深、多久……我们偶尔仅仅是需要一种来自陌生的轰炸,和这股刺激以后有甘心地循回庸常的平实里。就算别人嘴里再失望的风景,一但于你而言是一种情缘的纠葛,那千山万水你也希望可以亲眼凝睇,亲耳聆听。脱缰于精敏和世俗,逃离开斑渍与杂陈,冲撞出混沌与灰霭,开阔了浅薄与抑郁……让所有的风景于每个心灵浑然天成、自成一殊。

花香两瓣 发表评论于 2013-1-22 23:29:36
wyglyh心的旅行,更高于视觉的盛宴,一本书,从另一个角度,带你我玩转TAI湾,妙。你的文字,更妙!欣赏,并问好老友。
发表评论:
载入中...